晚安某漂亮

我说缘份一如参禅不说话

终于等到这一天。。。🤪

看到图二依旧卑微的以为是p图。

直到有人祭出图一,我的妈耶!

找了几个图做抱枕。

需要的来拿。

突然的,找到组织了。

然后这张图,真让人窒息啊。

“我觉得成熟的人就是,看清世界百态。但是他是有循环的,他最后认了。”

这句话,居然是凡子说的,有些惊讶。

其实我想说,虽然知道最后会认,但这刻一天还没到,就还得继续。



Y:揍你只是幌子,只是想使劲儿抱在怀里罢了。

D:表情啊,心机得逞后的甜蜜和陶醉也不过如此吧。

所以想起一句话:

“爱情,就是要追求身体面积的最大化接触。”

瞎了。😣

塞易捱路捱路 贰贰壹


标题剽窃 @我有你的DNA 太太的梗,不是正经长评啥的,蹲在Cell 221的墙角下唠一会磕。
但愿脑洞如此之大的太太,能够笑纳海涵。

很爱坤音,很爱四只,尤其偏爱木子洋。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挣扎了很久,才点开Cell211的。

气不过,想看看谁那么大胆,把我心爱的宝贝们,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抓进cell去了?结果没想到,一头扎了进去,就没出来了。因为,我实在是太喜欢,这里的卜凡和木子洋了。

我其实一直好奇,木子洋身上的那种懒洋洋的优越感,是怎么而来的。

先说他本人,那肯定不是天上来的,小时候他穿粉色写着圣地亚哥的T恤,朴实的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屁孩,如果那时候你指着他跟我说,快看这就是以后的蓝血大模,那我肯定会笑的翻过去,说你丫是瞎了么?

可事实证明,瞎的是我。所以,就算有一百个机会,就算可以时光倒流,我也还是会一百次的错过他。
但幸而是,卜凡并没有错过。

从Cell211先说起,卜凡是幸运的,他活了22年才在号子里第一次尝到被照顾的滋味,在被木子洋抬着下巴往脑袋上擦牙膏的时候。按理说他缺的原本是母爱,可感动着感动着,就迅速变成对着木子洋一马平川的胸脯发蒙。

人高马大的卜凡,在他脑子明显不太够转,又特别想认真的时候,就尤其的可爱。

而木子洋呢,他就算是天天卷成紫菜包饭,毫无人气的瘫在号子里,现在我也一样会喜欢他。就更别说,他偶尔愿意挥洒温柔的时候了。还是对一个192的故意伤害犯。。。想想就我滴妈呀,好刺激呀!

所以现在想想,我大概就是从这里开始,就心甘情愿的跟着DNA太太,卷铺盖搬进了Cell 211听墙角,然后就逐渐的放弃挣扎,等着她来虐来虐去的。

那么最喜欢的桥段呢,我觉得挺奇怪的,除了在800人礼堂里在一群猕猴桃中站起身来上台,弹着老旧钢琴给卜凡伴奏的木子洋, 也除了动着小心思往饺子里包扣子又为了和自己赌气差点把胃吃爆的木子洋,以及逼着卜凡挑粽子的木子洋,我最爱的一幕是在澡堂里。

当时那个情节是,卜凡戳破了木子洋那天闹事儿,是因为有人来探监。木子洋上前一步,与他咫尺相对说,“是啊,我还能告诉你,哥哥喜欢男人” 。
当时我的脑子就一炸,说我的天啊,木子洋你完了你完了你完了!

拜托用脑子想一想好嘛,尼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吧,谁闲的没事儿,会去激一个连鸟也不想鸟的人?
所以木子洋这番大放厥词,翻译起来就是,“老子看上你了,想鸟你,敢么?”

大概我很武断,但我就武断了咋地了吧。。。
可卜凡凡还就真敢了,为卜凡凡同学起立鼓掌!(啊,小心碰头~~(╯﹏╰)b ,别想碰瓷洋哥的牙膏)。

但是别忘了,虽然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但感性如木子洋,还真不怎么擅长随便的玩玩儿。
他只是怕了,宁肯故作潇洒。

可是这个故事的美妙之处,就是其实他们都玩的很认真,洋洋很认真的装作在玩,凡凡很认真的被洋洋扯着玩。
这其实也是为什么,这对cp冷成这样子了,我还依然那么爱卜洋的原因。

因为当木子洋和其他别人在一起的时候,难免显得有些过分的完美,也过分的游刃有余了。
就好像精致的偶像剧,依然好看到爆炸,却不能安心。

私心里我就特别想,在他上天入地嘚瑟瑟忙了一天之后,晚上回家看到厨房里亮着灯,里面有一个也忙了一天了,却愿意换上个大背心,擦着汗给他炖个好吃的的人。(对天发誓,不是太后粉!)

而除了卜凡,目前谁都无法被带入到这个场景去,只能脑补他们拿起手机微信支付,轮流愉快的定个快餐啥的。
(心塞。。。只想他能被人接地气儿的妥贴呵护着,偶尔有个热汤喝。我有错么,5555!)

所以就很感激,在文章的最后,后厨忙碌的凡子,又让我看到了这种温暖的可能性(热饺子汤也行啊,我和洋洋都不挑的!)。
笔芯太太,一百个么么哒,启动远程发送ing... (#没买保险,不可退款,不可取消# )


再小心翼翼的说回一点儿现实,最近几天看超级静距离的采访,四个分别讲了自己怎么加入公司的。

老岳和小弟的经历都非常坦率和明了,听了也挺感慨和感动的。而洋洋在明显的几次斟酌语言和凡子口中停顿后用一句带过的两来三回里,都刻意略过了些什么。

恐怕无从得知,他们各自故事里的省略和省略之间,会不会有啥样的纠葛了。反正我知道,木子洋口中的一句,“我以前就见过卜凡”,无论从措辞还是到语气,我都是真心不服的。

话尽于此,赞美太太,感动!

Someone like you 5

我的妈耶,背景终于交代完了。

~~~~~~~~~~~~~

当天晚上吃日本料理,有卡位和榻榻米可选,岳明辉表示怎么都行,但木子洋喜欢榻榻米。

秦周懿作为唯一的女士,优先换鞋先进了屋,木子洋随后跟她在一侧坐下。岳明辉等着灵超儿脱了鞋,带着他坐在另一侧,四个人正好两两对着面儿坐。

当天的灵超儿,穿的是亮黄色海绵宝宝的棉袜,他平时最喜欢的一双。但不知怎的了,此刻他却觉得脸上发烧。

坐好了之后,他就一直把两只脚使劲儿的往桌子里面藏。但还是不确定,对面那个有着明显身高优势的人,是不是仍然可以很轻易的看到。

而且灵超儿没有吃过日料,他有点担心会被问想吃什么。不过,好在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点菜的时候,岳明辉一句废话也没有,直接就一手包办了。

岳明辉对这个地方很是熟稔,也十分了解木子洋和秦周懿的口味,所以基本上就是不停顿的翻着餐单,从前到后不带往回走页的左点右点一番,一趟儿下来就迅速搞定了。

他也没有特意征求灵超儿想吃什么,只是放下餐单的时候说了一句, “超儿,我点的挺多,你自己看着喜欢吃什么,反正不归咱买单,也不用客气”。

“怎么的了老岳,敢情儿你请客,倒头来还得我们买单,你咋还越来越抠了”,木子洋表示不服。
”怎么啦,你那么多钱花又不完,哥哥帮你解决点不好么?”,岳明辉笑着实话实说。

木子洋翻着大白眼说,“哎?我的钱还该着给你花了?你脸怎么就那么大’。
“反正你也没别人可给花,就这么先凑合吧”。岳明辉一边呵呵呵,一边手势示意服务生可以走菜了。

很快的,各种彩色、各种大小的料理,就被先后端了进来摞满了桌子,随后烫好的清酒也上来了。

岳明辉端了一小碗菌菇松茸汤给灵超儿,又给木子洋和秦周懿杯子里满上了酒,说 “小朋友好好喝汤,咱们仨多来几杯。”

灵超儿其实想说,他已经成年了,才不是小朋友。而且,每次他们宿舍聚会的时候,大家也是整捆儿整捆儿的造啤酒的。

只是,这时木子洋已经缓缓的端起了酒杯,他拿拇指和食指轻巧捏着酒杯,小指头就自然的翘着,动作中不可言说的优雅迷离,让灵超儿话到嘴边突然一个急刹,就没好意思再讲自己仰头哐哐吨啤酒的光辉事迹。

席间他也不怎么插得上嘴,所以基本就是埋头吃饭,多少也听明白了这三人之间的关系。
那个姐姐,八成是木子洋的经纪人之类的。而岳明辉,和木子洋则是很多年的老友了,还是早年国外认识的那种。

不知道为什么,灵超儿觉得,岳明辉和秦周懿之间的相处,反而更平等和随意一些。
但岳明辉对木子洋,却几乎说是在惯着也不为过。

木子洋的酒没了,岳明辉给他满上。木子洋喜欢吃哪碟儿,岳明辉基本就不碰。就连木子洋小碟子里的芥末,都是岳明辉调好了,给他摆在眼前,木子洋才懒洋洋的拿起筷子。

就连桌上唯一的女性,秦周懿也时不时的替岳明辉,给几个人添个酒,夹夹菜什么的。而木子洋全程专注于自己吃喝,连个茶壶都没碰过。

好一个任性的人啊,或者,是岳老大以前欠他的?
灵超儿一边埋头苦吃,一边也顺便一通瞎琢磨。

然后就是,前半场都是岳明辉话比较多,木子洋显得比较低气压,就连问到他最近行程什么的,也基本都是秦周懿在帮他回答。

可到了后半场,木子洋吃饱了感觉挺满意,随着他手里的筷子慢了下来,身子也开始晃晃悠悠的,渐渐往后面的垫子上靠,逐渐的话也多了起来。

好容易他心情好了,开始说话了,该轮到他活跃气氛了。大家才刚松了一口气,又马上很想让他闭嘴,特别是岳明辉。

因为木子洋说话的时候,明明不急不慢的,却又句句都带着刺儿,还专门爱怼岳明辉。搞得岳明辉在自己小实习生面前,几次濒临颜面尽失的边缘,不得不笑着求饶说,洋快给哥哥留点儿面子吧。

这时候,灵超儿基本上就会停下嘴里嚼着的好吃的,乖乖的配合着陪着他们一起笑。
但他心里,却有那么一点儿,不是那么很开心。

其实开始忙着吃的的时候,他还不太十分觉得有什么不妥。可等吃的饱的不能再饱了,灵超儿才忽然觉得,自己一个外人坐在三个成年人之间,并且是多年的几个老友之间,实在突兀到坐立难安。

特别是那个木子洋,从坐下来开始,就没有了之前在车上的那份温柔。他始终没有和自己说一句话。就连他讲冷笑话的时候,乐的把自己的眼泪都笑掉下来了,都没往灵超儿脸上瞟过哪怕是一眼。

灵超儿的心里有些委屈,要知道从小到大,他可是一直很招人喜欢的。
“我去一趟洗手间”,灵超儿突然说。

没等几个谈笑正欢的大人给出反应,他已经站起来,一溜烟的踏上鞋子跑了出去。
木子洋的视线正对着门口,他看着灵超儿的身影跑远了,收住笑容沉默了一下说, “那正好散了吧”。

在秦周懿和岳明辉的注视下,木子洋也起身就往外走。秦周懿赶在他身后说了句,“你在门口等会儿啊,我把帐结了”,然后给岳明辉使了个眼色,岳明辉喝了酒多少有些迟钝,但也此刻突然明白了,于是也紧跟了出去。

两个人靠着墙角,各自点了根儿烟,半天都不说话。木子洋指尖上转动着火机,一圈又一圈。
过了一会儿,他在火光的一明一亮之间,突然开口,“老岳,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岳明辉慢条斯理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烟圈,有些答非所问的说,“你觉得像么?”
木子洋手在嘴边捏着烟,装作听不懂,“像什么?”。

岳明辉说, “像什么,你不知道么? 你原来那个法国小孩,Arthur”。
木子洋皱着眉头,抽了一口把头扭向一边,不想说话。

岳明辉只好自言自语。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
——“你说人种都不同,还能长得这么像,是不是挺邪乎?”

——“不像。”
木子洋终于冷冰冰的甩出俩字,脸上表情接近霜冻。他把烟头甩在地上,漆黑锃亮的皮鞋发了狠的碾上去。

“哎哎,你别啊”,岳明辉试图去拦他。
木子洋瞬间摆脱了握过来的手臂,抬手拦上对面驶过的出租车,他修长的身影急穿过马路,在车门一开一关之间,就已经随着车后的尾灯绝尘而去了。

等灵超和秦周懿过来的时候,门口已经只剩下岳明辉。
“怎么了,你又惹着他了?”,秦周懿忍不住骂他说,“这真是了,明知道他这个人最难哄,你还非得每次招惹他”。

岳明辉却难得的没有反驳,他看向出租离开的方向,老半天才反应迟钝似的,很缓慢的转过身来。
目光复杂的扫过一眼灵超儿,他叹了口气,对秦周懿说,“这次我可能,是真惹事儿了”。


卧槽???!!!
高级!!!🤩


我快要笑死了😂

孩子们能不这么实心眼嚒
三只指头也演?哈哈哈

卜洋同款萌萌哒
老岳solo原创

弟弟才是真·不拘小节糙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