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某漂亮

我说缘份一如参禅不说话

【洋灵】Someone like you


一篇冲动后瞎编乱造一度烂尾的产物,非常的敷衍了,只是满足自己2018写洋灵的愿望。。。


~~~~~~~~~~~~~~~~~~~~~~~~~~~~~~


灵超儿在媒体公司实习的第三个月,已经和前辈们打的一团火热,连同楼层的其它部门都知道市场部最近招了一个漂亮小孩,每天精神抖擞的穿着身清爽的运动服,踩着一双板鞋子抱着各种文件,勤快在楼道里啪啪的窜来窜去的。


媒体公司和文艺圈之间,向来业务关系千丝万缕,公司大楼里每天来来往往的,来做宣传或采访活动的大小明星也不少,有的时候电梯间碰上个谁谁的,除了新员工还兴奋的发个朋友圈之外,时间长了大家也都见怪不怪的,大氛围高冷常年波澜不惊。


可就算在颜值如此耐受的工作环境下,但凡瞅到过灵超儿三次以上的,也终究忍不住要周围的人打听一下,那个长得贼么精神的小孩儿到底是谁?然后就会被告知,别的也不太清楚,反正就是市场部新招的实习生,据说本来是去技术部门面试的,结果傻乎乎的记错了时间地点,误打误撞的进了市场部的会议室,然后就开始了开挂的人生。


据说当时市场部大老板正带着整个部门在开会,门开的时候赶上这位岳总刚喝了口茶,手里端着茶杯一抬头,就看见了小孩在门口站着双手拿着简历,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的窘迫样子。当时岳总连茶水撒了在桌子上了都没管,侧身和秘书吩咐下去跟那小孩要了份简历,当天就和HR部门沟通在自己部门安了个实习岗位,直接喊那小孩来上班。


小孩也是神奇了,听说接到电话沉默了三分钟,然后跟负责通知他的HR经理说,不好意思,但您恐怕是搞错了吧,我是学计算机网络的,去市场部门能干什么呢。关于上次的面试,是我记错了对不起,不过我的确很喜欢你们公司,所以还会继续投简历,希望可以再有机会得到面试,不过市场部就算了,您还是另找其他人吧。


小孩说话声音不大,但是语速却不慢,逻辑也还听清晰。HR经理听的一愣一愣的,放下电话缓过神来,又去查了招聘报名系统,别说还真有这孩子的申请及面试信息,于是只好原话又转给市场部那边。

市场部那边听了之后也无奈,也原话汇报给了老板,可老板却笑了笑说,没事儿我来跟他谈,你们准备他周一来上班。然后谁也不知道,这位平时西装革履,四平八稳喜形不于色的岳总,后来跟那个孩子谈了些什么,反正几天之后的周一,灵超儿还真就来报到了。


可是灵超儿上班之后,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一共跑了一百二十二次星巴克,拨打了八十六次订餐电话,终于才拿到手第一个正儿八经的项目。项目也不是什么大项目,就是个最近半年刚跟着一部偶像剧火起来的男模特,签约了一个高档品牌服饰的代言,来公司做个视频专访,再配合着宣传照,剪辑点儿小花絮什么的。


但就算这个项目不大,明星却是当红明星,本也轮不上作为实习生灵超儿跟着,不过这孩子也不知道是啥命,在项目经理跟老板汇报的时候,又被老板的眼风撞到了。


当时,他大概是差点坐过了楼层,在电梯门正要关上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电梯里也没有其它人可以帮忙,而他苦于两手正抓着两板子整八大杯的星巴克,所以只好撇着两只腿侧扭着身子,用消瘦的小胯骨去顶那缓缓关起来电梯门,然后一脸慌张又侥幸的从里面开开心心的挤出来。


岳老板隔着办公室的玻璃,瞅了眼门外狼狈的小孩儿,忍不住笑了笑。他打断了项目经理问,公司里的咖啡是不好喝么,怎么一天好几次,总是看到灵超儿跑楼下星巴克。


三十出头的项目经理开始有点方,他顺着老板的带笑的眼神回头看去,门口的灵超儿正脚步匆匆的一颠一颠儿而过,也只好笑着轻咳了下回答,“嗯那个,倒也不是,反正就是小孩挺麻利,也挺可爱的,大家都有点儿喜欢逗着他”,说完看着老板脸上还依然柔和,又补充说,“反正不知道为啥儿,每次看着他忙活活的样子,大家就心情挺好的”。


“你们这些家伙”,岳老板笑着推了下眼镜,手里的项目书放在桌上,在示意经理拿走之前,手指又在上面点了点说,“玩闹归玩闹,也别荒废了人家孩子,你好好带带他吧。”

“好的,岳总”。


经理领了任务退下去,岳明辉拿起手机在真皮转椅上转身向后一靠,打开微信编辑了一条信息,“洋洋,给你准备了个惊喜,想不想知道?”,他发出去的一秒,又有些后悔,或者说,更多的是有些心亏。

于是手指又点了点,选择了消息撤回。


正要把手机放回桌子上,手心却轻轻一振,平时隔几礼拜才能回复的界面里,忽的有一条新信息发过来,“老岳,明人不做暗事,你丫撤回个鬼啊!”


岳明辉摇头笑了笑,这家伙今儿倒是难得闲着,于是打算逗一逗他,他捏着手机发了条语音,“过几天你就知道了,准备好你的桃木剑吧”。


对方显示输入了五秒,又不见了动静,最后发来一句“小样,你洋哥顶天立地”。

还配了一个,竖着中指的动图。


算起来,也有十几年的交情了,岳明辉对木子洋的了解,怕是能从他的头发丝数到到脚趾缝里。

对于这种轻量级发挥的垃圾话,他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经理找灵超儿谈过话,大致交代了下项目内容后,也安慰他说别紧张。说了虽然坊间相传这个人平时接受采访比较凭心情,但基本上还是个很和气随意好相处的主儿,只是如果他万一当天睡不好的话可能有一点不太好搞,但也不见得那么不凑巧是吧。


然后看着灵超儿还是一脸忐忑的,又补充了句说,“别怕,其实这个明星和咱们岳老大熟得很,你又是咱老大看上的人,他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灵超儿听着这句话,说什么是岳明辉看上的人,就有点说不出的别扭。没错,他是岳明辉亲自招到公司里的,但老板心里肯定是为了团队建设,又不是为了什么私人交情,怎么话落在别人嘴里就变得不怎么好听了呢。


虽然听了有些不太高兴,灵超儿却也没在人前当面为自己辩解过,其实大家平时对他也不错,偶尔开一下无伤大雅的玩笑,他没那么往心里去。可很快,公司里又传出了更劲爆的小道消息,说灵超儿是岳明辉的干儿子。


要说这事儿吧,也不怪围观群众好奇,主要是岳明辉自己的锅。

事情的缘由,也不过是酒桌上的玩笑,只是几个公司老总在喝开了的时候在一起胡扯,一个老总促狭另一个说你看岳明辉部门刚来了个小帅哥,你家闺女毕业了不是还没男朋友呢,要不让老岳给俩小年轻撮合一下?


岳明辉那阵儿正喝的满面通红,推开酒杯一挥手说,那可不行,我儿子眼光高着呢,人靓条又正,他家闺女那么壮儿,两下儿就能人小腰儿压折了。

另外俩老总听完,当然是合起火来又灌他酒,起哄说咋你就捡了便宜儿子呢,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基因,能生的出那么好的儿子么?


当时灵超刚下班回到宿舍,正捧着一碗学校外面小吃街打包的云吞面,一边吸溜吸溜的吃着,一边刷网上的视频。

这段时间,他的课余时间基本啥也没干,就做这一件事儿了。


同宿舍的几个哥们,都忙着在大学期间的最后一个暑期找工作,滞留在学校无法回家,每天都淹没在写简历投简历准备面试参加面试的心焦里,因而对有了个不务正业的实习就沉迷于刷娱乐新闻的灵超儿,表示了强烈的来自专业优越感的不齿。


但灵超儿有什么办法呢?当室友们听说了他找到了工作,还指望着他能也帮着内推下呢,结果他支支吾吾的好几周,搪塞不过去了,才承认了自己找到的工作是在市场部。几个哥们愣了下,看怪物一样的看了他半天,然后爆笑,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可是,可是,他的老板岳明辉在电话里跟他保证过的,说过公司过一段时间要升级网络,他们市场部的人不坐班,需要有个专人来配合实施,只要他好好配合完成这项工作,等实习期通过考核,就一定会举荐他去公司内的技术部门。


灵超儿十分坚信这个理由,主要他觉得自己老板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一看就是个挺好说话的老实人,并且也是工程师出身呢,所以绝对不会骗他的,再说骗他又没啥好处。


可网络升级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开始,灵超每天闲着晃荡心里总有些不安,所以他很想把交代他的任何事情,都用心做的好好的。


可惜作为一枚根红苗正的理科小男生,从前什么演艺圈文艺圈的事儿,对他都像是天方夜谭般的遥远,所以直到这天回学校的地铁上,他才第一次在百度搜索上敲下了一个明星的名字。还是一个男明星。


木子洋。曾经的蓝血超模,走过Dior的大秀,上过米兰巴黎等众多国际T台,如今的影视当红小生。


灵超儿路上没有带耳机,看的都是图片和静音的视频,看的他一度开始怀疑人生。手机上的这个人,长得难道就不能稳定点儿么,怎么感觉换一身儿衣服再换个头发造型,就完全认不出来了?





灵超儿最终完成了专访的初稿,看了几遍还是没什么信心,赶在deadline最后时刻,才硬着头皮交上去。满满当当的十几页纸,经理拿在手上翻了两页笑了笑,说行了你回去吧。


他哦了一声,回到自己座位上的功夫,一封新邮件已经出现在他的收件箱里。点开一看,里面却有另一份早就成形的,截然不同的采访稿。邮件正文里写着,希望他在亲自做过之后,再看别人写的收获会更大一点。


灵超慢慢的移动着鼠标,把附件下载下来翻看着,才看了个开头就已经很沮丧,他确实感觉到了差距,还是大的让他脸红的那种。明明稿子上的每个问题,他也是想到的,但是问题与问题直接的顺序,已经前后的关联,却被自己完完全全的忽视了,因而相比就显得东一句西一句的,着实看着外行的不是一点半点。


心情不太晴朗的他,第一次在午饭的时候,没有跟着部门里的哥哥姐姐们凑热闹,而是等公司自助餐厅的人少了之后,一个人拿着托盘随便捡了点吃的,默默的坐到了角落里。


没怎么吃,也就饱了。灵超儿拿着叉子左一下右一下的,无趣的插着盘子里的蔬菜,正发着呆呢,另一个餐盘放到了他面前的桌子上。灵超儿抬眼一看,却是他们的大老板。


岳明辉笑了笑,低头看他问坐着里可以么,灵超儿当然说好的您请。岳明辉拉开椅子,解开身前的西装扣子坐下,却也没马上用餐,而是继续笑着看着他问,怎么今天我们的小实习生不开心么?


灵超儿不好意思,也勉强的笑了下,说没有了,只是经理交代的事情做得不好,让他失望了。但其实让他心里真正难受的是,经理本来就没指望他能做出什么来,所以一早就另外安排了人做同一份工作,而他自己快两个星期的努力,显得是那么的多余,甚至是有点好笑。


“别急慢慢来,这些其实都很简单,一旦开了窍就好了”。灵超儿心里有些感动,轻轻的嗯了一声,没再多说话。


过了几天这件事,也就算是过去了,灵超儿依然每天精神抖擞的穿梭在各个楼层里,送文件定外卖买咖啡,经理没有再特意交代什么工作,他也识趣儿的没有自动请缨。


很快就到了木子洋真正来做专访的那天,也不知道是他本人魅力大,还是因为岳明辉的关系,很意外的,灵超儿前前后后的座位突然就都空了,搞得他也有点坐不住。


虽然他们并没有见过一次面,但在灵超儿的心里这人好像早已是个熟人了,不免对真人有些好奇。

这种感觉本身就很奇妙,再加上见活明星这种事情,对他也是很新鲜,因而是真有些想去看的。唯一尴尬的只是,即便他名义上跟这个项目,可采访稿的事情让他又觉得名不正言不顺,不好意思主动的凑上去。


结果灵超儿在自己座位上,做了一下午的思想斗争,也就到了该下班的点儿了。他最后决定放弃了,麻溜的起身,从桌子里拉出挎包来,一手把长背带绕过纤细的脖子挂在胸前,同时弯下身子关机。


今天晚上他们宿舍聚餐,庆祝又有一个室友找到了工作,想到好吃的灵超儿又来了精神,就不觉得十分遗憾了。


电梯下行的数字显示降到了一层大厅,门开了灵超儿低头往外走,却差点被忽然涌入耳膜的一阵嘈杂而热情尖叫声吓退了几步回来。一通噼里啪啦的闪光灯之后,这份嘈杂的声浪,又很快随着一阵失落的叹息平息下来。


被闪光灯的强光闪到下意识偏了脑袋,几乎闭上了眼睛的灵超儿,缓过一点神儿来之后,大概也知道是个什么情况。面对着众多与他无关的热切期盼,他表情带着抱歉的尴尬,有些犹豫着挪着两只脚,不知道是该走出来,还是赶快按上电梯门再坐回去。。。


就在这时另一侧的电梯门,忽的也哗然而开,短短一分钟前的热闹再次被引爆,随着一声又一声“木子洋,木子洋的”叫声,一浪接一浪的愈发不可控制。


然后灵超儿就看到他之前,不论是在吃饭、睡觉,还是坐地铁都在看,足足看了两个礼拜的男人,在他们老板的亲自陪同下,在两名黑衣高大保镖的左右夹持中,眼眉嘴角都挂着风流的笑意,晃悠悠的从他的对面走了过来。


灵超儿刚挪动了几厘米的脚步,就又顿时定住了。就算是个脸盲吧,强刷过了几百个视频之后,他明明可以肯定,现在眼前的就是那人。但却又不知为什么,分明近在咫尺,看的真真切切的时候,反而觉得更加幻化、更加的不真实。


“刚干嘛去了,找人到处找你半天”, 正还晕乎乎的时候,岳明辉挤过人群过来拽他。

灵超儿想回答他,可从他的语气里,却听不出究竟是不是个问句,整个人看上去有点儿呆愣愣的。


“誒我说,想什么呢?”,岳明辉一手按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在他眼前晃着说, “别愣着啊,走,一起吃饭去。” 

灵超这才有了一点反应,扭着头看向他,眼神却依然茫然,“嗯?”




灵超儿昏头昏脑的就被岳明辉拉扯着上了一辆黑色商务车,他被推上了后座,进去之后才发现旁边还坐着个举止端庄的姐姐,岳明辉亲自开车,他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回头简单的介绍,“超儿,这个是秦姐”,然后又笑着对秦周懿说,“给你提过的,我那儿的实习生,灵超儿。”


灵超儿很乖巧的,小声叫了一声 “姐姐”,秦周懿惊喜的睁大了眼睛,说“这小孩儿长得可真漂亮,名字也好听,是本名么?” 灵超儿点了点头,声音里带着点儿委屈,说 “我妈妈取的,她希望我是个女孩。” 秦周懿说,“天啊,小女孩也没几个长得你那么好看的,你妈妈真有服气。”


岳明辉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听着俩人的对话,从后视镜里看着身后的人笑着说,“欸欸,啥意思,你该不是想从我这里挖人吧?” 秦周懿对着岳明辉身后白了一眼,说“在你心里,难道我就是那种见了漂亮的的小孩,立马儿就要扑上去的怪阿姨么?” 


还没等岳明辉吐出不敢俩字来,她又突然转头看向灵超儿说,“怎么样弟弟?要不要做艺人,要不要做大明星?”

“啊…?” 灵超儿彻底的蒙了。


秦周懿目不转睛的盯着身旁的小孩,灵超儿在与她的对视中败下阵来,他一脸无辜又担心自己会无理,急急望向驾驶室的后视镜,期待着自己老板能说上点什么。


岳明辉在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笑着偏头去看一边的人,装作忧愁的叹气说,“哎,洋洋你说,她这算不算是职业病晚期了?”。

这时灵超才发现,前面副驾驶位上另一个人。


木子洋从前面懒洋洋的拧过半个脑袋来,拿狭长的眼尾在灵超儿脸上轻轻的一瞥,又慢慢的拧了回去。


只不过才两三秒的动作,在灵超儿眼中却像是默剧的慢动作,在心头拉扯出如同花样年华电影里那种长镜头,直到几个人的笑声渐渐停了下来,漫长的镜头才在灵超儿的心里,一轨又一轨无声的走完。


他下意识的轻轻呼出一口气,以几乎不可闻的气声,在背后轻声的说了句,“李先生好…”。


灵超儿觉得,自己大概做了很愚蠢的事情,车里的空气突然凝结,他的心跳都快了起来。

猜测很快就被证实。


片刻之后,车里爆发出整齐的,来自三个大人的大笑。


“李先生?”,岳明辉几乎笑的抓不住方向盘,“认真的么,小灵超儿?平时也没听你,叫你老板我岳先生啊?”


灵超儿白皙的脸庞,顿时一路红到了脖子根儿。


他平时性格也算活泼,在学校跟同学一起也经常疯疯闹闹的。

但是现在,突然坐在了自己老板的车里,在如此一个狭小的环境里,独自面对不熟悉的成年人,他觉得无比的局促。


“小朋友,瞎什么叫李先生?”,木子洋终于舍得好好回头,他转过整个脸来对着灵超儿,盛满了笑意的眼神温柔又缥缈。他那长长的胳膊,很轻而易举的就跨过了椅背,轻轻的落在灵超儿额前软翘的头发上,像是拍一只毛绒绒的宠物小泰迪似的,拍了两下又揉了揉说, “来,叫声哥哥”。


木子洋的掌心似乎有着魔力,灵超儿缩起自己窄小的肩膀,抬起眼对着那双自己看不太懂的眼睛,怯怯却清晰的叫了一声,“哥哥”。


这一声脆脆的哥哥,像一颗剔透的鹅卵石投入湖面。“乖”,木子洋嘴角轻笑着,松开埋在发丝中又几分痒意的指缝,从灵超儿头上拿开了手。


而在他转回头的瞬间,原本就含笑的眼底竟然荡漾起不易察觉涟漪,让早就隔着屏幕看过他几百遍的灵超儿,第一次感觉到了木子洋的笑容里也有了真实的暖意。


灵超儿揉了揉眼睛,觉得木子洋是种很特殊的生物。他有些好奇,不知道自己的理科直男老板,是如何和这人做跨越物种的好朋友的?




当天晚上吃日本料理,有卡位和榻榻米可选,岳明辉表示怎么都行,但木子洋喜欢榻榻米。

秦周懿作为唯一的女士,优先换鞋先进了屋,木子洋随后跟她在一侧坐下。岳明辉等着灵超儿脱了鞋,带着他坐在另另一侧,四个人正好两两对着面儿坐。


当天的灵超儿,穿的是亮黄色海绵宝宝的棉袜,他平时最喜欢的一双。但不知怎的了,此刻他却觉得脸上发烧。

坐好了之后,他就一直把两只脚使劲儿的往桌子里面藏。但还是不确定,对面有着明显身高优势的人,是不是仍然可以很轻易的看到。


灵超儿没有吃过日料,他很怕会被问想吃什么,好在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点菜的时候,岳明辉一句废话也没有,直接就一手包办了。


他看上去对这个地方很是熟稔,也十分了解木子洋和秦周懿的口味,所以基本上就是不停顿的翻着餐单,从前到后不带往回走页的左点右点一番,一趟儿下来就迅速搞定了,也根本没有征求灵超儿吃什么,只是说 “超儿,我点的多,你自己就看着喜欢吃什么,反正不归咱买单,也不用客气”。


“怎么的了老岳,敢情儿你请客,倒头来还得我们买单,你咋还越来越抠了”,木子洋表示不服。

”咋的啦,你那么多钱花又不完,哥哥帮你解决点不好么?”,岳明辉笑着实话实说。


木子洋翻着大白眼说,“哎?我的钱还该着给你花了?你脸咋就那么大’。

“反正你也没别人可给花不是?就这么先凑合吧”。岳明辉一边呵呵呵,一边合上餐单,手势示意服务生先上着。


很快的,各种彩色、各种大小的料理,就被先后端了进来摞满了桌子,随后烫好的清酒也上来了。

岳明辉端了一小碗菌菇松茸汤给灵超儿,又给木子洋和秦周懿杯子里满上了酒,说 “小朋友好好喝汤,咱们仨多来几杯。” 


灵超儿其实想说,他已经成年了,才不是小朋友。而且,每次他们宿舍聚会的时候,大家也是整捆儿整捆儿的造啤酒的。只是,这时木子洋已经缓缓的端起了酒杯,他拿拇指和食指轻巧捏着酒杯,小指头就自然的翘着,动作中不可言说的优雅迷离,让灵超儿话到嘴边突然一个急刹,就没好意思再讲自己哐哐吨啤酒的光辉事迹。


席间他不怎么插得上嘴,基本就是埋头吃饭,多少也听明白了这三人之间的关系。

那个姐姐,八成是木子洋的经纪人之类的。而岳明辉,和木子洋则是很多年的老友了,还是早年国外认识的那种。


不知道为什么,灵超儿觉得,岳明辉和秦周懿之间的相处,反而更平等和随意一些。

但岳明辉对木子洋,却几乎是在惯着。


木子洋的酒没了,岳明辉给他满上。木子洋喜欢吃哪碟儿,岳明辉基本就不碰。就连木子洋小碟子里的芥末,都是岳明辉调好了,给他摆在眼前,木子洋才懒洋洋的拿起筷子。


就连桌上唯一的女性,秦周懿时不时的替岳明辉,给几个人添个酒啥的。而木子洋全程专注于自己吃喝,连茶壶都没用他碰过。

好一个任性的人啊,或者,是岳老大以前欠他的?灵超儿埋头苦吃,顺便也一通的瞎琢磨。


前半场都是岳明辉话比较多,木子洋显得比较低气压,就连问到他最近行程什么的,也基本都是秦周懿在帮他回答。

到了后半场,木子洋吃饱了挺满意,手里的筷子慢了下来,身子也开始晃晃悠悠的,渐渐往后面的垫子上靠,逐渐的话也多了起来。


可等他心情好了开始说话了,大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很想让他闭嘴,特别是岳明辉。因为他说话的时候,明明不急不慢的,却又句句都带着刺儿,还专门爱怼岳明辉,搞得岳明辉在自己小实习生面前,几次濒临颜面尽失的边缘,不得不笑着求饶说,快给哥哥留点儿面子吧。


这时候,灵超儿就配合的,乖乖的陪着笑。但他心里,却有那么一点儿,不是那么开心。

开始忙着吃的的时候,他还不太觉得,可等吃的饱的不能再饱了,灵超儿才才觉得,自己一个外人坐在三个成年人,还是多年的几个老友之间,突兀到坐立难安。


特别是木子洋,始终没有对他说一句话。就连他讲冷笑话的时候,乐的把自己的眼泪都笑掉下来了,都没往灵超儿脸上看过一眼。

灵超儿的心里有些委屈,要知道从小到大,他可是一直很招人喜欢的。


“我去一趟洗手间”,灵超儿突然说。没等几个谈笑正欢的大人给出反应,他已经站起来,一溜烟的踏上鞋子跑了出去。

木子洋的视线正对着门口,他看着灵超儿的身影跑远了,收住笑容沉默了一会儿说, “正好散了吧”。


在秦周懿和岳明辉的注视下,木子洋也起身就往外走。秦周懿在他身后说了句,“你在门口等会儿啊,我把帐结了”,然后给岳明辉使了个眼色,岳明辉突然会意,于是也紧跟了出去。


两个人靠着墙角,各自点了根儿烟,木子洋指尖上转动着火机,在火光的一明一亮之间说,“老岳,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岳明辉慢条斯理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个烟圈,有些答非所问的说,“你觉得像么?” 


木子洋手在嘴边捏着烟,装作听不懂,“像什么?”。


岳明辉说, “像什么,你不知道么? 你原来那个法国小男朋友,Arthur”。

木子洋皱着眉头,抽了一口把头扭向一边,不说话。


岳明辉只好自言自语。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真吓了我一跳”。

——“连人种都不同,竟还能长得这么像,洋洋你说,这是不是挺邪乎?”


——“不像。”

木子洋终于冷冰冰的甩出俩字,脸上表情接近霜冻。他把烟头甩在地上,漆黑锃亮的皮鞋发了狠的碾上去。


“哎哎,你别啊”,岳明辉试图去拦他。

木子洋瞬间摆脱了握过来的手臂,抬手拦上对面驶过的出租车,他修长的身影急穿过马路,在车门一开一关之间,就已经随着车后的尾灯绝尘而去了。


等灵超和秦周懿过来的时候,门口已经只剩下岳明辉。

“怎么了,你又惹着他了?”,秦周懿忍不住逗他说,“这真是了,明知道他这个人最难哄,你还非得每次招惹他”。


岳明辉难得的没有反驳,他只是看向出租离开的方向,老半天才反应迟钝似的,慢慢回过头来。

他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灵超儿,叹了口气,对秦周懿说,“得儿,我也是好心犯活该”。




但岳明辉是觉得,他这次是把木子洋给得罪了,还是没三个月哄不回来那种。

不过,反正也一时半会儿哄不好,他也就干脆不急一时了。结果却没想到,还没出一周,木子洋倒是自己电话来过来了。


“喂,老岳”,电话那头,语气里带着懒洋洋的颐指气使,“我笔记本电脑坏了,快来给我修一下!”

“哟,这好事儿想起我来了?”


“别废话,快点儿的。”

“不管,找维修点儿去。”


“死老岳,讲不讲义气,我这可是私人电脑。干嘛,想让我艳照门啊?”

“ …  ” 岳明辉不服,你丫两三年荤腥不占都快出家了的,有P门可爆。但他也就是很想骂人,却到底心软说不出口。


结果木子洋却丝毫不客气,撂下了话就挂机,“就这么着儿哈,我在家等着。”

“哎哎... 喂!” 


岳明辉本想说他今天没空儿,白天一天会晚上还有个应酬,真没一点儿空伺候这个祖宗。可木子洋没给他这个机会,岳明辉放下电话挠了挠头,却恰好看到灵超的身影在玻璃门外一闪,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作为兄弟,无论多少年过去了,岳明辉还是总是会觉得,他对木子洋知之甚多,却又了解甚少。但如果,他是说如果,这只是木子洋的一个台阶呢?


他不得不承认,被自己这个突然的念头吓了一跳,也庆幸刚才灵超意外的出现。毕竟不是任何时候,他都能做木子洋肚子里的蛔虫。

但这种意外,让他在庆幸同时,内心又不免不安。


因为在岳明辉的眼里,其实无论木子洋多蛮不讲道理,也只是像一只内心柔软的刺猬,它只因脆弱无比才不得已的,咋咋呼呼的伪装自己。万一这次的事情撺掇成了,到底最后算好算坏,其实也并未可知。

岳明辉思前想后,脑细胞死了上亿,也没个百分百周全的可能性,但他觉得起码流水不腐,于是让秘书通知灵超来一趟。


他问灵超,上次咱们一起吃饭的那个哥哥还记得么?

看灵超使劲儿的点了点头,才说他的私人电脑坏了,拿去别处修我也不放心,不如麻烦你下班去给他看下吧?


大老板本人委以他私事儿,灵超当然一脸兴奋的说好。可当他拿着地址回到座位上,拿手机搜了了一搜却吓了一跳,真的好远啊!

他六点半正常刷卡下班,如预期中的卡在晚高峰的人潮里,硬着头皮挤进了地铁,在几轮艰难的复杂换乘之后,好容易挤下透不过气的地铁,又搭了一趟公交和一次电摩托车,才终于算是到了目的地。


天已经黑了,灵超看了一下手机,竟已经是快九点了。可因为一路上的拥挤和疲惫,或许还有一点点的小紧张,也并没有觉得很饿。

凭借一张可爱到无邪的小脸儿,他正毫不费力的过了门卫,准确的出现在了木子洋家的门口。


木子洋穿着居家睡衣,拖拉着脚步打开门的瞬间是懵逼的。

这个臭老岳,还当不当他是个正经明星了,私人地址他就这么随便的给人?但他的内心里,为什么在惊讶之余,竟有欣喜。


“你怎么来了?” 木子洋发现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下意识把门敞开,甚至微微闪身退了半步,留出了足够灵超走进门来的空间。

灵超抬着头捕捉到了木子洋脸上的意外,有一丝小小的尴尬,但还按照上次他要求的那样,乖乖叫了一声哥哥。


然后他背着书包,扭着双手着站在门口说,“是岳总让我过来的,说帮你看一下电脑”。

说话的时候,为了躲避和木子洋长时间的对视,他强迫自己的视线从木子洋的脸上落下来,可又落在对方睡衣在胸口敞开处半隐半现的位置,无缘由的小小脸红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说,“是不是,我来的太晚了,哥哥你现在方便么?”


“进来吧”。木子洋没有正面回答他,只是转身往屋里走。 

灵超从他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心想当过模特的人果然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穿个睡衣随便走两步,看了都得好像屏住了呼吸一样。


灵超犹豫着脚步走进门来时,木子洋已经转身从里面房间拿了电脑,递在了他手上。

“哥”,灵超接过来,又有些犹豫的小声问,“学校十一点就门禁了,而且晚了也没有地铁.... 我可不可以拿回学校再弄?”。


他看见木子洋脸上浮现一惊,又急忙有些羞愧的补充说,“哥哥你放心,我不会让同学动你东西的…明天或者最晚后天,就给您送回来?”

木子洋疑惑的看了一眼一脸紧张的小孩问,“不是... 老岳让你坐地铁来的?”


看着灵超哑口无言的样子,他一边说着真是个操蛋资本家,一边迅速从灵超手上抽回了电脑,问他“那你是不是下班就过来,还没吃晚饭?” 


灵超吱语的说,“哥哥,我不饿。” 可惜就在这会儿,也许是突然听到了饭这个字,他的肚子很不配合的咕咕叫了长长的一声。

木子洋认真的看着他,撇了撇嘴角,才忍着笑说,“你这个弟弟很一般啊?这么小就学着骗大人了?”


这话让灵超的脸一路红到了耳朵根,又不知道如何解释,才能化解尴尬,最后只听到木子洋说,“你坐这儿等我去换个衣服,带你去吃饭”。

“不用了,哥哥”,他快速的摆着手,但木子洋丝毫不理会,一扭头就房间深处走去。


虽然离得很远并看不到什么,可灵超并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他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觉得脸上越来越火辣辣的烫人。

为什么明明这个哥哥挺和气的样子,可他的压迫感却好强好强,灵超觉得好像又头晕了。



吃饭的时候,木子洋随便的问了他几句,有关学业和公司里的情况。灵超也都老老实实的回答了,虽然很简短。

半天没人说话,谁知木子洋又突然问了一句,“你不是真的是那个,那个老岳的私生子吧?”


这也太无厘头了,以至于灵超觉得没听明白.他懵糟糟的抬头,拧着小眉头,疑惑的嗯了一声,一脸呆萌的样子。木子洋看了他一眼笑了,“你不知道的么,你们岳总在外边到处散播谣言,说你是他儿子呢”。

“没没没,怎么可能!没这回事儿,我都那么大了,怎么会呢。。。” 灵超睁大了本来就黑溜溜的一双圆眼睛,一本正经的解释。


直到他看到木子洋的笑容越来越的明显,才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好像过了。

对方好像,本来就是在逗自己玩呢!


灵超咬住了嘴唇,但是眉头却拧的更紧,一副有些气恼又莫名其妙的不解。

过了几秒,他在和木子洋的对视中再次败下阵来,低下头泄气的小声嘟囔,“哥哥为什么逗我”。


“没真逗你,我就想看看老岳这人,到底能多衣冠禽兽” 。木子洋依旧温柔的笑着,看向灵超的目光却明暗不清。

不过灵超一无所知,只听见对方用极其柔和的声音说,“你肯定还不了解呢,其实老岳这个人吧,特别的不是东西,你可别被他骗了”。


“岳总不会的,他...”,灵超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勇气,抬头反驳着,但目光一接触上对方,声音就弱了下来。

“… 他真的,很照顾我的”。


可木子洋眼底的笑意,却更加加深了,“那你知道,为什么他那么照顾你,却非让你大老远的一个人倒着地铁来我家?”

“岳总那么忙...应该想不到我是要坐地铁。”


“呵呵呵,不是想不到,他就是太想得到了,小傻瓜”,木子洋身子懒懒的靠在椅背上看向灵超,笑的更加灿烂了。“你想一想,不让你路上折腾那么半天,你还怎么会要天黑了才能到,还怎么会那么楚楚可怜,怎么会可能连学校都回不去呢?”


“洋哥,我不懂,你说的这些什么意思?” 灵超在木子洋似笑非笑的目光中,被盯到彻底的头昏目眩。

“真是个小傻瓜”,木子洋也只笑着叹了一口气,伸长了手隔着桌子,轻揉了下灵超的脑袋,“这都不懂么? 他这还不是明摆着,算准了要故意折腾我,大晚上还要亲驾出,护送你这个小祖宗回去?那个坏家伙就是在折腾我们呢,弟弟”。



可灵超当晚,到底没能回成学校。在木子洋说了以上那些话,又委婉暗示他自己其实明早通告也会去他们公司,并且很诚恳的征求灵超意见,问他是否可以借住一晚,明早再正好顺路送他去上班之后。

最重要的是,当木子洋诚恳的征求这些意见的时候,已经马上就十一点了。就算回学校,也已经宵禁了。


本来也没什么关系,只是灵超有一点认床,洗漱之后一个人躺在客卧的大床上,翻了几圈也睡不着。他决定干脆起来,先帮木子洋弄一下他的电脑。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很心甘情愿的为这个叫木子洋的男人做些什么,虽然不知道原因,可他觉得如果自己那么做了,就会觉得很快乐。


奇怪的是,那台原本开不了机的笔记本电脑,在接上电源之后并再无异常。很快的顺利启动系统,迅速的加载开机界面,灵超正心里庆幸着自己的好运,什么也没做就可以顺利交差了的时候,没有任何用户密码要求的用户桌面刷的打开了,赫然出现了一张让灵超只看过一眼,就震惊到张大了嘴巴的照片。


那张照片上有两个人,在泛着碧蓝波光的大海上,相依在游轮甲板上迎着金色的朝阳拥吻,两个都是男人。

虽然都只是大半个侧颜,但一个很明显的,就是木子洋。而另一个,是一个外国的男孩子,却有着一张很像很像自己的脸。


灵超的心里轰的一声,某个隐秘的角落隐隐作痛。他像是一个突然意外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孩子,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拉扯着手,手指微抖着轻轻的点开了一个命名为MyDarling的文件夹。


第一个点开的文件就是一个视频,播放器里瞬间出现的两个男人交织的身体,以及画面里大声传出的令人羞耻的声音,毫无过滤的强势充斥进灵超的所有感官。他被吓到一秒钟大脑爆炸,手忙脚乱的颤抖着关掉了视频,又用力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

可过了一会儿又再次颤抖着手打开,对着那张桌面上两个人的照片发呆。



片刻之后,有人推门而入,灵超呆呆的回头望去。电脑屏幕昏暗的光线下映衬下,木子洋看到的是一张满眼泪水的,失魂落魄的绝美小脸。

一瞬间在木子洋的心里,泫然泪下,这四个字,从此大概就有了具象。



“你怎么可以这样...”,被第一次抱在木子洋怀里的时候,灵超揪着他的睡衣泣声问。

“我就是这样的人阿,早一点知道不好么?”



“那这个男孩人呢?” 灵超从他怀里挣扎着扭过头,用冰凉的手指着屏幕问。

木子洋笑了笑,说他死了。



“所以,你也死了么?” 灵超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牙齿一直在冷的发颤。

可要不然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冷血到轻易的揪出别人的心,然后捏碎了来玩儿?



“大概,比那还不如一些”,可木子洋含着笑,声音里的温柔可融化冰川。

“所以呀,弟弟,记得躲远点。”




“早点睡吧,明早送你”。 木子洋慢慢的听不到了怀里的啜泣,就要松开怀抱的时候,他怀里的人突然推开他。

“凭什么? ” 灵超执拗的仰头,问他, “木子洋,你凭什么? ” 


木子洋有些意外于灵超的反应,他终于收起温柔伪装,眯起狭长的双眼低头审视着他。

“虽然,我只有一点点,一点点喜欢你”,灵超一字一句的说。



“可有本事的话,你就自己来躲开我。” 他的身体,又一点一点的,向木子洋再次靠近。

“不然的话,凭什么让我躲?”



木子洋皱起眉,看着正在逐渐贴近自己的人,嘴角凛冽的说,“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哥哥… 我在告诉你,欺负小孩子是不对的。”


卧槽🤖

莱恩和萨猫儿:






     玩儿不赢你们。


     搞到真的了。


     我哭辽。

为什么LOFTER要这么对一个已经几百年不来串门的人?


好虐,我走了。😠



我又恋爱了🤦‍♀️

坂井池水:

       缘分

       ——

      20岁还留有兔牙的张曼玉、21岁还烫着波浪头的梅艳芳,哥哥那时候还戴着一副眼镜,青涩的好像初来乍到这世间。

依然喜欢黄少!

Mark一下美人攻的宠溺微笑。

Anyway,握手原图id...


yy:“窗外的暴雨狂澜淋不湿屋内的你,我是暴雨,你还是你”

ff:“愿以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yy:“我总能躲过每一场暴雨,但是 ——”

yy:“北京已经好久没下过暴雨了”

这是种啥样的执念?

谁说洋洋不好哄?我看是大猪蹄子!







终于等到这一天。。。🤪

看到图二依旧卑微的以为是p图。

直到有人祭出图一,我的妈耶!

找了几个图做抱枕。

需要的来拿。